麻豆传媒很很鲁女幼色

   王大贵一脸古怪的把话筒放好,李翠奇怪的问道,“是谁来的电话啊。”

   “是琪琪。”之前几天李翠就在边上一直嘀咕今年年夜饭的事,王大贵也知道以前哥嫂在的时候,这些都是不要愁的,可问题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哥嫂他们都不在了,王琪琪不请客也是很正常的事,可没有想到琪琪请客了,不过就是时间改了。

   李翠一听是琪琪来的电话,把电视声音关小点,“是不是通知吃年夜饭的时间,还有你刚才怎么不让我接电话,小蕊的新年衣服还没有买的。”

   王蕊这几天一直在李翠面前嘀咕啥新衣服不新衣服的,让李翠很是光火,如果女儿的成绩不错,给她买就买了,可问题是前几天去开家长会,拿到成绩单还有班级年级排名一看,差点没有把李翠给气的吐血,就那么烂的成绩还好意思让自己买几百元的衣服,哼,整天就会把心思都放在吃喝上面,这都是给大嫂带坏的,索性就让琪琪那个妮子给王蕊买新年衣服比较好。

   买新衣服?王大贵也只能摇头了,“今年的年夜饭改成中午吃了。”这么一来也就是说晚上那顿饭自家要准备。

   啥?改成中午吃?李翠怒了,“那晚饭那?”要知道以前中午不是去大嫂家吃东西,就是中午把剩饭剩菜给吃了,晚上吃好吃的,接下来的日子,至于初一开始就是走亲戚,去娘家兄弟姐妹家吃饭。

   李翠心里哀嚎,由于哥嫂不在了,他们也不会拿年货给自己,李翠能送回娘家的年货也不多,娘家妈妈还有兄弟姐妹已经扔眼神给李翠了,李翠知道要和以前一样一家家吃过去。那是不可能的了,“哎,过年难,难过年,这次过年,咱家的开销那个大啊。”

   李翠一想到要和以前过年的时候还能存钱的情况是不会再重现,就觉得很心痛,“不行,我要给琪琪打电话。”

   王琪琪挂上电话之后,就继续复习功课。没有想到李翠竟然还会给自己电话,“婶婶,啊。你说年夜饭改晚上?对不起,我去订的时候只有中午有位置了。”

   “晚饭?各家吃各家的啊,没有道理要我这个孩子还要照顾你们吃年夜饭吧。”

   “自家做?来我家做?”王琪琪心想李翠也够不要脸的,“如果还要吃晚饭的话,那就婶婶你请客吧。总之。我请客是请中午那顿。”

   “新年衣服,我今年就不买了,我也没有时间去逛街,我要复习功课迎接高考。”切,王琪琪心想李翠会这么关心自己还真的是不动好脑筋。

   美梦MM的休闲时分

   “我真的没有时间,高三压力大。还有婶婶你不是正好可以给小蕊把关么,省的到时候买衣服买的贵了,小蕊不好报价。买不是不买也不是,你去了,就可以立刻拍板买不买。”王琪琪不耐烦了,还有不少作业没做的的,“婶婶。我要做作业了,明天要交的。”

   “你不知道我们春节只放几天假吗?”王琪琪说完这句就把电话给挂了。和李翠再说下去,自己真的要吐血了,“还有如果婶婶你有意见,我真的不介意年夜饭取消,各自吃各自的。”

   王琪琪把电话一扔,就回到位置上做功课,至于电话那头某人的反应,对不起,王琪琪真的没有那个时间去理会。

   王琪琪是安静的做功课,而边上的史蔓和朱丽娜互相看了一眼,“琪琪,你中午和你亲戚吃团年饭,晚上你一个人在家过?史蔓觉得琪琪不可能窝在家里吃打包回来的团年饭。

   朱丽娜也是一脸的关注,她很想说要不来我家吃年夜饭吧,可一想到家里年夜饭的闹腾劲,来的都是家里人,琪琪也不会肯加入进去,特别是看到自家那么多亲戚窝在一起,她心里会难过吧,虽然家里的亲戚也有小算盘,可自家老头子压的住场子,他们也会只会老老实实的窝在角落里,最多说点闲言闲语吧,不过朱丽娜才不会放在心上的,如果他们真的有能力,怎么还会一直待在爸爸的公司里,而不是自己独立出去闯,要知道爸爸可是和他们说,如果他们有创业的念头,他是会赞助,可有几个人愿意出去单干?

   史蔓同样也是这个想法,自家过年的时候,也是一堆亲戚围在一起,不过那个气氛也不是很好,都是大家互相吹嘘,仕途顺意的就是大家众星捧月的对象,如果仕途失意或者职务不高的话,那他们身边没有围绕着,就算他们拉下脸皮和亲戚说话,人家也会有一搭没一搭的,真的很现实,这个样子,王琪琪过去,那些人招呼琪琪也是假兮兮的,琪琪还不如和叔叔婶婶一起吃年夜饭的。

   王琪琪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中午和亲戚吃饭,晚饭就和俺的家教吃年夜饭,三个人一起吃年夜饭。”王琪琪知道她们是担心自己大年夜那天是一个人渡过,会觉得很寂寞。“我想这个大年夜我也不会寂寞到哪里。”

   史蔓一听,啥,大年夜这么有纪念意义的晚饭竟然是和韩涛还有他妈妈一起过年,这,这,让自己怎么说那,“这样也挺好的。”

   朱丽娜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既然琪琪说有人一起吃年夜饭,那就好了,她接着复习功课,“我堂哥过两天从美国回来,他带了不少巧克力,到时候我拿点过来。”

   美国的巧克力?王琪琪倒是不想,要知道这个东西太甜了点吧,“巧克力是上晚自习提升体力的好东西。”

   “那我就多拿点过来。”朱丽娜说道,“不过你为何过年还要请他们吃年夜饭,你父母都不在了,你身为一个晚辈没有必要请他们吃饭。”

   王琪琪叹了口气,“我当然不乐意请他们吃饭了,我又不是钱多的烧包,可问题是,我父母刚去世,他们又是我长辈,我能怎么做,不过等考上大学,我就彻底解放了,以后也就是寒假回来而已。”

   王琪琪知道自己现在还给姑妈还有叔叔他们钱,真的是脑子进水了,“还有半年我熬也要熬过去。”

   “那以后年夜饭?”史蔓以前一直觉得王琪琪身为一个晚辈还要不停的孝敬长辈,真的有点不可思议,没有想到王琪琪竟然是抱着破财消灾的念头,哎。

   “这是我第一年请,也是最后一次请年夜饭,如果他们过年的时候请我吃饭,我也请他们吃饭,有来有往,这才是亲戚,不是么。”王琪琪都打好算盘了,“我也是不想在高三的时候和他们耗,不然他们时不时的打着关心你的旗子经常过来,我怎么办?赶他们走人?到时候外面又是风言风语的,而他们还不是经常过来。”王琪琪心想他们为了那么点钱怎么会不闹,索性咱大方一回,大家都开心,而且父母在下面看到了,除了无奈也会觉得他们的女儿长大了,会懂得如何应酬亲戚,过几天给老祖宗过年的时候,自己还要好好的和他们唠叨唠叨,当然说的都是开心事。

   王琪琪不想把不开心的事,在父母他们吃年夜饭的时候,说给他们听,让他们开心一下,

   王大军夫妻刚过世的时候,王琪琪不管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事都会说给父母听,特别是叔叔他们做事做的太过分的时候,王琪琪就会经常对着父母的遗照哭诉,就算史蔓和朱丽娜住进来也是这样,琪琪会一个人躲在书房里抱着以前一家三口的合照哭啊哭的,可现在王琪琪觉得如果自己再这么哭诉下去,父母不会开心,而自己何尝会觉得开心。

   王琪琪慢慢的也只会把开心的事说给父母听,不开心的事记在日记里,她觉得这样做,父母才会开心,不是一直哭哭啼啼的说着爱父母,说着想念他们,或者不停的抱怨为何父母会早早的抛弃自己,双双去了另外一个极乐时间,就是自己在思念父母他们,父母他们在下面听到自己这么说,一定也会很不安稳吧。

   王琪琪觉得如果让他们看到自己越来越成熟,他们在下面一定会觉得很放心吧,思念父母最好的方式,就是考上一个好大学,让他们知道他们放心不下的女儿,也就是自己,会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好,让他们放放心心。

   韩涛看了一眼王琪琪,低头继续做自己的功课,老实说当初王叔他们离世的时候,琪琪整个人都垮了下来,走路都带飘的,让韩涛觉得琪琪会从此一蹶不振的,可没有想到琪琪她熬了过来,习惯用笑容掩饰她的心情,不过笑容也是一种面具不是么,而且韩涛不知道史蔓他们有没有注意到,每次琪琪出去或者回来,都会走到王叔他们的遗照下面,双手合十默念一会,“一切都会好的,琪琪,多亏你已经成人,如果没有成人的话,这些钱,他们真的会帮你接管的。”

   “是啊,等他们一接管,留给我的就是个空壳子了,就算不是空壳子,预计也就是房子啥的会给我,钱,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王琪琪冷冷的讽刺道,不要说叔叔婶婶了,就是日子不错的姑妈也是这个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