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抖音短视频妹子图

   “这位姑娘,实在冒犯了。”闵氏温和地笑了笑,虽然她也很想替陆斐求一枚,可是也不想勉强她人,让一个陌生的姑娘为难。

   “没关系的,错过了这一次明年还会有,姑娘不必介怀是小女鲁莽了。”

   “母亲,您不是很想替大哥求一枚么,来都来了就差一点点,实在可惜。”陆璇压低了声音,眼睛时不时的瞄向了宋婧,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这位姑娘,不如我用手上的这只镯子换如何?”

   说着陆璇就褪下手腕间一只碧绿通透的玉镯,瞧着水色不错。

   宋婧瞥了眼手中的平安符,冲着陆璇轻轻笑了笑,只当陆璇是个爱护兄长的好妹妹。

   “真是抱歉,我也是为了身边的人所求。”

   陆璇的手伸出去了,还握着镯子,有些失望的看着宋婧,眨着单纯无辜的眼睛,水盈盈的,令人心生怜惜。

   “无碍的,璇姐儿收起来吧。”闵氏笑的温柔,并没有责怪或是不满的意思,只有些惋惜,不过脸上的笑容却令人亲近了几分,也不至心生反感。

   “母亲……”

   “好了,别说了。”闵氏拍了拍陆璇的手,陆璇翘着唇讪讪地收回了镯子重新戴在腕上。

   宋婧看着闵氏有些失望的神色,以及面上的温柔,还有一份担忧,宋婧手里的平安符紧了紧。

   闵氏正要带着两人离开,宋婧却开口了,“这位夫人稍等一下。”

   清秀绿色小妖光彩照人

   陆璇扭头看着宋婧,摸不透宋婧的意思。

   闵氏同样疑惑。

   “都是替人祈福,求个平安,我相信我所求之人一定会平平安安,这枚平安符就送给夫人了,希望夫人所求之人也一样。”

   宋婧求平安符是求个心理安慰,她相信赵曦一定会没事的。

   陆瑕眼眸微抬,“你是哪家姑娘?”

   宋婧笑而不语,将那枚平安符递给了闵氏,闵氏却并没接下,“多谢姑娘好意,这也是姑娘的一份心意,姑娘还是收下吧,正如姑娘所言愿咱们所求之人一直能平平安安,来年我在亲自求一个。”

   宋婧闻言也不客气的收下这枚平安符,“夫人说的是,心诚则灵。”

   闵氏点了点头,带着陆瑕和陆璇如来去一样匆匆下了山。

   “这位夫人看着十分面善。”画眉低声道。

   宋婧将平安符放在了荷包中,小心翼翼的收好,看了眼几人远去的背影,笑了笑,“是有几分亲近,走吧,时辰也不早了咱们也该下山了。”

   “是。”

   马车上闵氏眯着眼靠在一旁,陆瑕和陆璇相对而坐,陆璇手里捏着帕子,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刚才那位姑娘长的极好,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呢,清新脱俗。”

   陆瑕点点头,不可否认宋婧是令人惊艳的,骨子里散发着一股倨傲和矜贵气质,哪怕身着一件素雅长裙,也掩盖不了周身的贵气。

   “是很漂亮,只是美的太过张扬了些。”

   陆瑕喃喃着,“原以为那些不过是传闻罢了,却没想到京都城的姑娘果然倾城无双,来了几日见了几个姑娘,一个比一个貌美如花,也不知琅华郡主究竟有多美。”

   陆瑕生为女子的瞧了刚才那位姑娘的容颜都忍不住自惭形秽,若是再遇见琅华郡主,岂不是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那刚才那个会不会就是琅华郡主,我瞧着虽然衣着不显,但谈吐举止都不俗,一看就是大家闺秀,就连身边伺候的丫鬟也都不是个简单的。”

   陆瑕大胆的猜测。

   闵氏忽然睁开眼睛,“琅华郡主?”

   陆瑕点点头。

   “应该不是,琅华郡主身份虽尊贵,可一直都被宋家拘在小院子里无人管束,去年临裳郡主才回来,这么短的时间内改变一个人的气质,有些难。”

   陆瑕若有所思的呢喃着,“刚才那位举止优雅,谈吐不凡,不像是琅华郡主,应该是哪一位大户人家的贵女才是。”

   陆璇也跟着点了点头,“这倒是,刚才那位姑娘落落大方进退有度,若是九王爷娶了她就好了。”

   陆璇来京的路上听了不少传闻,有不少是关于宋婧的,宋婧嚣张跋扈没有规矩,在宋家就常常气的长辈对她责罚,是个得理不饶人的性子,哪会是刚才那位少女那般温婉懂事呢。

   虽然陆璇没拿到平安符,不过对那位少女的印象却不错。

   闵氏听着看了眼二人,“这话日后莫要再说了,仔细被外人听去了,断章取义惹人误会。”

   两人齐齐点头,很快就把刚才的事抛之脑后,一路畅通无阻的回了府。

   因出门早,陆瑕和陆璇早早就起来了,所以这会子折腾一圈都有些疲惫了。

   “一会回去歇着,下午就不必来请安了。”

   闵氏心疼两人,本来不想让两人跟来的,这几日初来京都城要收拾的太多了,幸亏有两人跟着忙前忙后的分担,减轻了闵氏不少的负担。

   “多谢母亲。”两人一手各挽着闵氏一只胳膊,笑容甜美。

   大约两个时辰后马车停下,车夫挑起帘子,又在一旁放了个凳子,丫鬟小心翼翼的扶着三人下了马车。

   一个嬷嬷迎上前,是陆老夫人屋子里伺候的,这个时候来门口候着,肯定是有什么事。

   闵氏淡淡的问,“老夫人有什么事吩咐?”

   “回夫人话,是九王爷来府上了。”

   闵氏有些诧异,很快恢复了平静,扭头看着陆瑕和陆璇,“你们两个先回去休息吧。”

   两人正要点头,却听嬷嬷道,“夫人,老夫人说九王爷初次上门做客,府上的主子都要聚齐了,免得日后出了门,自家不识自家人闹了笑话。”

   陆瑕和陆璇相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抵触和无奈。

   既然是陆老夫人吩咐的,闵氏向来不会拒绝,点了点头,“还是母亲考虑周到,那走吧,别叫九王爷久等了。”

   闵氏站在前面领着两人朝内院走去,陆瑕和陆璇都能察觉院子里的气氛都变得不寻常了,两人紧低着头跟在闵氏身后。

   屋子里陆老夫人坐在最上首,另一侧就是赵曦,今日赵曦身着月牙色长衫,温润如玉,腰间系着一块玉佩和一只香囊。

   再往下坐着陆赋和陆斐,陆斐撇撇嘴,随意地翘着二郎腿,只要赵曦一出现那他绝对就是被忽略的那个人。

   陆老夫人看着赵曦直点头,又是欣慰又是疼爱,吩咐人摆上了不少的望城特产摆在桌子上。

   “你母后年轻的时候就爱吃这些,全都是府上亲手做的,这果子也是外祖母院子里的树上结的,九王爷不嫌弃就尝尝。”

   赵曦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眼眸中却有疏离,面对陆老夫人只唤一声外祖母,对面陆赋却只唤一句生份的陆大人。

   赵曦的指尖挑起一粒小拇指大小的果子,红彤彤的,做成了果脯,酸酸甜甜带着香气,赵曦浅尝了小块就放下了。

   “多年不见,一晃眼都这么大了,我还记得走的时候才这么高,时间过得真快。”

   陆老夫人伸手比划了个手势,“当年九王爷和斐儿感情最好,临走的时候还依依不舍,如今多年不见,却感情依旧,陆家家族里多少个同龄的男子,斐儿都相处不好,却偏偏和九王爷投缘。”

   陆老夫人说着嗔了眼陆斐,陆斐笑了笑,这话倒是真的,陆斐平日里独来独往惯了,很少有相交的同宗族的亲近兄弟。

   陆斐实在瞧不上,一个个心怀鬼胎不安好心,除了算计就是算计,整理还要装作一副什么圣贤子弟的模样,背地里却尽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久而久之陆斐就懒得混入其中,倒不如结交一些江湖朋友。

   赵曦抬眸瞥了眼陆斐,赞不绝口,“比起那些三刀两面的道貌岸然的人,斐表弟有勇有谋的确入本王眼缘,入京几日就帮了本王几次大忙。”

   陆斐听着背脊一凉,他这几日出门都格外的小心谨慎,身后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总觉得有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凉飕飕的吓人。

   如今又听赵曦当面夸他,更是受宠若惊,认识赵曦这么久了,赵曦什么性格陆斐清楚得很,从来不做亏本买卖,被赵曦惦记上肯定没好事。

   同样有些坐卧不安的还有陆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觉得赵曦话里有话,像是在指责什么。

   “多谢九王爷夸奖了,能替九王爷分忧,是陆斐的分内之事。”

   陆斐倒是想和江敏换一换,京兆尹简直就是个活靶子,怎么做都会得罪人,视而不见更是不行。

   不像江敏深处暗处,陆斐算是看明白了,赵曦让他做京兆尹就是为了挑事生非,搅乱京都城这趟浑水的。

   那一句斐表弟更是让陆斐惊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宁可对面这位狐狸板着个脸。

   赵曦眯眼笑了笑,“听斐表弟这么说,本王心里就有数了,咱们都是一家人你放心,本王不会客气的,陆大人,你说是不是?”

   赵曦话锋一转看向了一旁沉默不语的陆赋,陆赋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九王爷所言极是,只要斐儿能帮上忙,九王爷尽管吩咐,不仅是斐儿包括整个陆家亦是如此。”

   赵曦勾唇轻笑。

   门外闵氏走进门,身后跟着陆瑕和陆璇,陆老夫人眼眸微亮。

   “臣妇拜见九王爷。”闵氏弯着腰,陆瑕和陆璇同样低着头,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不一会清冷如玉的声音响起,“舅母不必多礼,起来吧。”

   闵氏抬眸看了眼赵曦,这一声舅母叫的当真有些受宠若惊。

   “坐吧。”陆老夫人冲着闵氏指了指一旁的位置,闵氏颌首走了过去坐下。

   陆赋有些纳闷了,他从未得罪过赵曦,两人十几年才见一次,赵曦唤陆老夫人一声外祖母,陆赋可以理解,可为何连闵氏都唤了舅母,却对自己生份的唤一声陆大人呢。

   不等多想陆老夫人指了指一旁的两个孙女,“左边绿衣女子是陆瑕,今年十五岁了,右边浅粉色女子是陆璇,今年十四岁了,瑕姐儿璇姐儿,还不快上前拜见九王爷表哥。”

   赵曦手里端着一杯茶,敛眉瞧着杯子里的茶叶,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不少,瞧不出喜怒了。

   陆瑕微抬眸怔了下,只见座椅上的男子慵懒的倚着一侧把手,身子微斜,一身月牙白清冷矜贵,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捏着茶盏,看见这一幕不知为何就想起了早上少女纤细白嫩的指尖夹着一枚平安符,指尖纤细均匀,出奇的好看。

   再往上是一张令人惊艳的容颜,微冷,却十分精致,最吸引人的是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眸,微微流转潋滟万千风华,又恍若黑曜的深渊,悄悄靠近就是万丈悬崖,万劫不复。

   给陆瑕的第一感觉就是危险,又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

   “是你,那日在大街上骑马的那位公子!”

   陆璇一眼就认出来了,眼眸闪亮,两颊微红语气里夹着不可言说的兴奋,两只手紧紧地攥着手中帕子。

   听陆璇这么一说,陆瑕也想起来了,恍然的看着赵曦。

   陆老夫人微微蹙眉,“璇姐儿,不得无礼!”

   陆璇俏皮的吐了吐舌,垂着小脑袋点点头,“是,孙女一时鲁莽了,陆璇拜见九王爷。”

   陆璇是个机灵的,从不会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哪怕众人都对她不错,陆璇一直保持着不争不夺的姿态,这些年才能和陆瑕一样可以出现在众人面前。

   所以陆璇并没有直接唤赵曦表哥。

   赵曦将茶盏放在桌子上,抬眸瞥了眼二人,眼眸是波澜不惊的平淡,“两位姑娘不必多礼,外祖母,本王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

   “九王爷,府上已经备好了家宴,不如咱们坐下来好好聊聊?”

   陆老夫人连忙站起身挽留赵曦,赵曦摆摆手,“改日吧,今日有些不便。”

   陆老夫人难掩失望,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既然九王爷公务繁忙,外祖母就不耽搁了,不过九王爷得了空可要记得常来探望外祖母才是。”

   赵曦抿唇轻笑,微不可见的颌首,抬脚直接就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陆老夫人从怀里掏出一份请帖递给了陆瑕和陆璇,“你们两个去把这个送给九王爷。”

   请帖上是个大大的寿字,陆瑕和陆璇齐齐怔了下。

   “祖母,不如我交给九王爷吧。”陆斐脸色微变,忽然道。

   陆老夫人瞥了眼两人,没理会陆斐的话,“还愣着做什么,一会人都出府了。”

   陆瑕率先回神,点了点头,拽着陆璇一同去追赵曦。

   陆老夫人这才看了眼陆斐,“斐儿,九王爷虽说是你表哥,终究身份有别,记住祖母的话你要时时刻刻尊敬九王爷。”

   陆斐脸上的笑意消失的无影无踪,沉声道,“孙儿知道。”

   “九王爷请留步!”陆璇喊了一声,大着胆子拉着陆瑕一起上前。

   赵曦的身子微微一顿,但很快又加快了脚步,卫七站在原地等候,“两位姑娘请留步。”

   两人小脸红彤彤的,还是第一次追着一个男人跑,羞的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才好。

   陆瑕紧咬着唇眼看着赵曦急匆匆地离开了,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大门外。

   “这是祖母要交给九王爷的寿帖,劳烦侍卫大哥转交九王爷。”

   陆瑕柔声递上了帖子,陆璇跟着点点头,“是祖母一时太高兴了,忘了交给九王爷了。”

   人已经走了,两人断不可能说出府去,所以只好把帖子交给了卫七。

   卫七接过请帖,“两位姑娘请回吧,属下会转交给九王爷的。”

   说着,卫七扭头就离开了。

   “九王爷怎么这样不近人情?跑的也太快了,咱们又不是洪水猛兽。”陆璇叹息着撇撇嘴。

   “或许是真的有很要紧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