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app下载

   莫夫人直接带着莫清清来到了忠毅伯府,朱管家微微蹙眉,摸不清来人的身份,只觉得莫夫人来者不善,恭敬的弯着身子。

   “这位夫人是?”

   莫夫人下颌一抬,“快叫你家二夫人那个什么郡主的出来一趟,我有要紧的事要找她。”

   “不好意思,郡主今儿上午出门了并不在府上。”朱管家低声道。

   接二连三的被人拒之门外,让莫夫人心中的怒气一下子蹭出来,脸色十分难堪。

   “听闻贵府的郡主是个飒爽的性子,怎么如今却当上了缩头乌龟了?”

   莫夫人语气不善没好气地瞥了眼朱管家,“我今儿既然来找她就是做足了准备,赶紧去通报一声,躲是没有用的,若是闹开了可别追悔莫及!”

   朱管家听的是一头雾水,若是来找旁人的,兴许还能客气的接待一下,这样出言不逊的来找临裳郡主,朱管家眼眸微动,清了清嗓子,语气没了刚才的客气。

   “这位夫人,郡主的确不在府上,您若要执意要见不如在此等候吧。”

   莫夫人挑眉正要不悦,却被身后的莫清清拽了拽衣袖,“母亲,咱们来之前也没打听清楚,兴许临裳郡主真的不在府上呢,不如咱们回去吧,改日再来。”

   莫夫人心中的怒气哪是这么快就消的,根本就听不进去劝,一把拂开了莫清清的手臂。

   “你只管站着就是了,自有母亲在呢,今儿我必须要替你大哥讨回一个公道!”

   清新少女内衣下的白嫩娇躯

   莫清清被当众拂了面子,脸上有些挂不住,又见莫夫人脸色难看又十分坚定的样子,只好站在一旁低头不语,将脸挡的严严实实,生怕被窥探了什么似的。

   朱管家见多识广,一瞧这架势大约看明白了,“这位夫人,这里可是忠毅伯府,郡主更不是想见就见的,若没什么事烦请您让让。”

   莫夫人两只手叉腰,怒瞪着朱管家,“你这是什么意思,郡主又怎么了,我还就告诉你了我是元和长公主驸马爷的亲妹妹,郡主就可以光天化日之下伤人吗,郡主就可以女扮男装出门跟一帮野男人厮混嘛!”

   朱管家听的越来越糊涂了,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一定知道这位夫人毕竟是个善茬,扯着大嗓门在门口嚷嚷,就是想引起人的注意。

   泼妇!

   “这位夫人,有什么话好好说,若再这样信口雌黄的污蔑忠毅伯府,我可要报官了!”朱管家脸色一沉。

   “好啊,去报官呐,到时候也让全京城的百姓都知道那位琅华郡主是个什么样的人!”莫夫人越说越激动,就差在没指着朱管家的鼻尖骂了。

   朱管家深吸口气,真不明白温文儒雅的阮驸马爷怎么会有这样的亲妹妹。

   “这位夫人……。”

   “莫夫人?”

   莫夫人听到有人唤自己,回头看了眼,只见一名气质端庄大方的夫人款款走了过来。

   莫夫人挑眉,“你认识我?”

   “略有耳闻,我是这府上的大夫人。”大夫人瞥了眼朱管家,“去给郡主送个信,让她尽快赶回来。”

   朱管家不敢违背了大夫人的意思,立即点点头,“是。”

   莫夫人哼了哼,“这就是忠毅伯府的待客之道么,任凭一个奴才对客人这样怠慢,也难怪这些年忠毅伯府一贬再贬。”

   朱管家脚步微微一顿,但很快又恢复了快速,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大夫人脸色一冷,淡淡道,“有什么话进去说吧,虽说莫家是商贾,但我却略有耳闻莫夫人勤俭持家贤良淑德的好名声,不像寻常的市井泼妇一般,莫家来了京都城,咱们日后少不得要抬头不见低头见了,这一带住着不少达官显贵之家,莫夫人还是进门吧,别叫人误会了莫夫人是个难缠的性子,将来在京都贵夫圈交不到朋友。”

   大夫人的语气里隐含着浓浓的讥讽,面上却不显半分,抬脚就朝着里面走去。

   莫夫人本来不想进门,就像在门口骂个痛快,一听大夫人这样说,顿时收敛了不少,“要是那位奴才一点眼力见,我又怎么会在门口站着,说到底还是忠毅伯府如今的管家人手段差了些。”

   莫清清听着小脸火辣辣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每次一牵扯莫正良,莫夫人就会失去了理智,莫清清可是听出了大夫人语气中的讥讽,却无奈只好跟了进去。

   大夫人让蕙香去泡了几盏茶端来,又奉上了些点心,大夫人一个眼神蕙香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立即跑去了一趟钟灵院。

   “莫夫人找上门了?”宋婧挑眉,脸上却没有半点惊讶,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一刻了,

   蕙香点点头,“那位莫夫人一看就是来者不善,咄咄逼人,硬是污蔑五小姐女扮男装出门打伤了莫少爷,指了名要五小姐赔罪。”

   宋婧点了点头,看了眼蕙香,“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稍后就到。”

   蕙香很快离开了。

   画眉忍不住叹息,“真叫小姐猜中了,这位县主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宋婧缓缓笑了笑,“莫家这样鲁莽来京都城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若非有个好兄长支撑着,莫夫人的位置哪容得了她这样没脑子的人做。”

   宋婧缓缓站起身,看了眼画眉,“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画眉手里捧着一只锦盒,点了点头,宋婧低着头整理了下衣裳,不急不缓的朝着大厅走去。

   还没走近就听见了莫夫人尖锐的嗓音响起。

   “这叫什么话,我还能污蔑那个丫头不成,是她将我儿子打成重伤,如今就躺在莫家呢,早就听说府上的临裳郡主是个嚣张跋扈容不得人的性子,压的忠毅伯府个个喘不上来气,如今到好,连教养出来的女儿也是这样的不知羞耻,一身男装混迹在男人堆里,忠毅伯府究竟是怎么样教养姑娘的?”

   莫夫人气的破口大骂,没了顾忌。

   大夫人冷着脸,“莫夫人,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不要随意的污蔑旁人,我倒是好奇了,近日来从未听说过殴打事件,怎么莫公子刚一出长公主府的大门,后脚就被人打了,而且还是在那样下三滥的地方,敢问莫夫人又是怎么样教儿子的!”

   大夫人许久没有这样跟一个泼妇吵架,脸的十分难看,“是了,莫夫人这样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性子,可想而知那位莫公子也不是个善茬,别拿长公主府吓唬人,长公主不计较过失处处忍让,我忠毅伯府却不是软柿子人人都可以拿捏!”

   带大夫人猛的一拍桌子,砰的一声巨响,将桌子上的茶盏都拍的震了震,发出刺耳的声音。

   莫夫人心头微震,好一会又恢复过来,哪就会被大夫人这气势镇压了,勾唇冷声道,“大夫人莫不是恼羞成怒了,少拿那一套吓唬我,纵使大夫人能言善辩也改变不了府上那位琅华郡主打了我儿子的事实,这可是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忠毅伯府未免也太猖狂了些。”

   大夫人皱眉,莫夫人又开口道,“大夫人不必再包庇了,与其在这里争论不休,倒不如赶紧让那位惹事的主子赶紧出来,省的浪费口舌,我的要求也不高,给我儿子赔礼道歉再赔偿些银子即可。”

   大夫人冷笑,瞧莫夫人这个姿态必定是狮子大开口,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厚脸皮的人呢。

   “笑话!莫夫人这里可不是望城,任由莫家一手遮天的地方,孰是孰非还未置可否,莫夫人就敢上门讨债,真是可笑!”

   大夫人鄙夷的看了眼莫夫人,“素来听说莫家老夫人是个德高望重的商业奇才,可惜早逝了,否则一定会找一位德才兼备温柔大气的大家闺秀做儿媳妇,更是莫老爷子的贤内助,才不至于堕了这望城莫家的名声,也难怪,这么多年莫家一直在走下坡路,后宅不稳,莫老爷子哪有精力去打理铺子呢。”

   大夫人说话同样毫不留情,直戳心窝子,大夫人深知对付这样的人,就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退让,莫夫人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得寸进尺之人。

   莫夫人听着浑身气的发抖,铁青着脸,“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大夫人,只是大夫人这般能耐,为何又被两位弟媳压住了呢,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算个什么东西!”

   大夫人脸色微变,一抬眸忽然看见了宋婧冷着脸站在门口,“你怎么来了,快回去,这里不需要你。”

   宋婧闻言冲着大夫人笑了笑,“大伯母,既然事情有我而起的,我怎么好躲起来呢。”

   宋婧一出现莫清清眼眸一亮,闪过了惊艳,终于知晓莫正良为何看中了宋婧了。

   宋婧有一张十分精致的容颜,肤若白皙水嫩,眼眸黑曜如星一样闪亮,朱唇微微翘起了弧度,整个人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端庄优雅,周身散发着雅致的气质,眉宇间镌刻的是一抹倨傲。

   廖飘滢的容貌已经是莫清清见过最漂亮的女子了,却不想宋婧长的比廖飘滢还要精致三分。

   莫夫人听这话一见宋婧走了过来,声音拔高了许多,“你就是打我儿子的那个琅华郡主?”

   宋婧走到了一旁缓缓坐下,脸色始终波澜不惊,轻轻点头,“不错,是我。”

   “好啊,死丫头,你终于肯承认了,我要找的就是你!”

   莫夫人上前举起手就要对准宋婧的娇嫩细腻的脸上扇去,大夫人紧提着心,宋婧却半点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捧着茶盏轻轻抿了小口,似是在细细品味茶香。

   下一刻,在莫夫人伸手之际瞬间就被画眉捉住了,莫夫人怔了下,“死丫头,你敢……哎呦,疼……”

   莫夫人脸色微变,嘴里哎呀哎呀的叫唤着,画眉却是一脸云淡风轻,就好像轻轻举着莫夫人的手并未用力一样。

   大夫人松了口气,扭头看向了一旁,佯装没瞧见这一幕。

   莫夫人的脸苍白着,额头渗着细腻的汗珠,忍不住腿一软直接就跪在了宋婧的面前。

   “母亲!”莫清清忙上前去扶着莫夫人,冷着脸看向画眉,“还不快松手!”

   宋婧则瞥了眼莫清清,“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呼小叫?”

   “你!”莫清清怔了下,紧咬着唇看着宋婧一脸冷色,许久被莫夫人的呼唤声叫醒,“琅华郡主,这件事本就是你有错在先的,如今倒好了,既然还敢动手打人,琅华郡主就这么喜欢动手吗?”

   宋婧将茶盏放在了桌上,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喜欢打人而且不计后果,你可以打听打听,我手上打死了多少人,染了多少鲜血。”

   “你!”莫清清再一次被宋婧惊住了,胸口上下不停的起伏,竟有一点点的惧怕,她竟然会害怕一个少女的眼神。

   宋婧瞥了眼画眉,画眉才松了手,莫夫人直接毫无形象地趴在了地上,“死丫头,你好大的胆子,我就不信天子脚下还有你这样猖狂的人,还没有王法了!”

   莫夫人紧咬着牙忍着疼,很快爬了起来,那条胳膊疼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气恼的恨不得将宋婧撕碎才好,只是碍于画眉再不敢上前动手了。

   大夫人也被宋婧的话惊讶了,瞧着宋婧果然变化了不少,不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不出彩的宋婧了,整个人有一股自信和大局掌握在手的淡然姿态,大夫人不得不佩服临裳郡主的教导,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将宋婧培养的这样色。

   “大夫人,你看见了吧,众目睽睽之下她就敢纵容丫鬟对我动手,大夫人如今相信了吧?”

   莫夫人话锋一转看向了大夫人,十分的不悦,手指着宋婧,“这样的姑娘若不及时管教,将来一定会连累整个忠毅伯府…。”

   大夫人脸上扬起一抹微笑来,“这个就不需要劳烦莫夫人费心了,左右是福是祸都是忠毅伯府的事,不会牵连莫家就是了。”

   “你!”莫夫人被大夫人这话狠狠的噎住了,脸色极阴狠,“大夫人话说的轻巧,忠毅伯府的姑娘可是将我儿子打成重伤,如何不被牵连?”

   宋婧单手支撑着下颌,不急不缓的开口,“听说莫夫人嗜子如命,宠惯的厉害,在望城也是赫赫有名,如今来了京都城依旧如此,莫公子说什么就姓什么,也难怪莫公子那般纨绔不化!”

   莫夫人一听宋婧侮辱自己的儿子,直接就蹦起来了,“轮不着你指手画脚的教我怎么养儿子,倒是你,一个姑娘家家不知羞耻的混迹男人堆里,小小年纪怎么这般下贱!”

   “母亲。”莫清清眼皮跳了跳,越听越不对劲,赶紧拽了拽莫夫人的衣袖,莫清清有一种感觉,今儿莫夫人绝对站不了便宜,还有可能倒霉。

   莫夫人都快要被气炸了,哪还能听得进去劝,两只眼睛快要喷火了,怒瞪着宋婧。

   宋婧嘴角一勾,怒极反笑,“莫夫人,我是后悔了不该打了莫公子……”

   莫夫人一听这话立即冷笑,眼中闪现得意之色,“既然知道错了,那还不快去莫家给我儿子磕头赔罪,想法子治好我儿子!”

   宋婧点了点头,“好啊,认识我打的,于情于理的确是我该赔偿,画眉,还不快将我给莫公子准备的礼物送上!”

   画眉点头从身后拿出一只锦盒递给莫夫人,莫夫人见画眉走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但很快又稳住心神,接过了锦盒。

   “这还差不多!”莫夫人哼了哼,画眉低头冷笑着退到一旁,在莫夫人眼中就应该强势一些,否则压不住人。

   就比如现在的宋婧,还不是乖乖的认错了。

   “哼!你将我儿子打成重伤,就这么点就想打发了,未免太轻巧了,还有,我要是将这件事宣扬出去,琅华郡主的名声可就臭名远扬了,琅华郡主长的如花似玉,坏了名声若要嫁人可就难了。”

   莫夫人开始装腔作势拿捏起来,手臂上还隐隐作痛,这笔帐她还没算呢。

   “夫人不妨看看里面的诚意够不够,若是不够尽管提。”宋婧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目光看向了莫夫人手中的锦盒。

   莫夫人听着直接打开了锦盒,原本以为里面应该装着什么稀世珍宝,又或者是数十万两银票,打开一看愣住了。

   足足一碟纸不错,上面密密麻麻鲜红的指印让莫夫人脸色顿时变的难看。

   莫清清见莫夫人脸色难看,好奇的伸过脑袋看了过去,定睛一看,脸色雪白。

   这上面竟然都是以往望城被莫正良糟蹋的良家妇女的控诉,上面记载着莫正良的种种横行霸道的恶行,往后看还有莫夫人偷偷放印子钱的证据,上面还有莫夫人的亲笔画押。

   “这……”莫夫人愣住了。

   宋婧缓缓站起身,走到了莫夫人身旁,一手挑起莫夫人的下巴,语气虽柔和但落在莫夫人耳中宛若魔音,令她背脊一阵发凉。

   “莫夫人,这诚意可足够?”

   莫夫人忽然冷笑,“琅华郡主敢和长公主府做对吗,这里有一部分可是牵连着长公主府的。”

   宋婧忽然扬手又快又狠的打在莫夫人脸上,啪地一声清脆响声,莫夫人猝不及防连躲都来不及,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顿时左边脸颊都麻木了。

   “你敢打我?!”莫夫人伸手捂着脸,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长公主府?敢问莫夫人和长公主府有什么关系,为何今儿被拒之门外不受接见?”

   宋婧挑眉一笑,脸上依旧是淡淡的从容,好像刚才打人的并不是她一样。

   “你!”莫夫人又惊又怒气的不行,惊恐的看着宋婧,忽然一阵凉风从脚底直蹿脑仁。

   “莫夫人,莫公子在望城欺男霸女,多少次逼良为娼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买卖,又逼死了多少无辜女子,拆散了多少个家庭,倒是你莫夫人心都黑了,一味的宠惯着莫公子,以为花些银子就能买那些人命吗?”

   宋婧的语气幽冷,听的莫夫人浑身发麻,莫夫人摇了摇头,“你少了胡说八道了,都是那些小贱人不知羞耻的勾引我儿子,所以才会有那样的下场,怪的了谁?”

   莫夫人忽然有些惧怕眼前这位少女,竟然将莫家打听的这样详细,连证据都握在手里了,简直太可怕了。

   “莫夫人,你该庆幸我没有如你一般心狠手辣,否则我今儿就活活打死你儿子!”

   宋婧继续在莫夫人耳边轻轻说着,惊的莫夫人退后了几步,“你敢?!”

   宋婧伸手接过莫夫人怀里的锦盒,随意的掏出几张,“这些要是交给京兆尹大人见了,依照京兆尹大人的脾气,估摸着会当堂将莫公子杖毙,还有莫夫人你也难逃其责……。”

   莫夫人听着两腿一软直接就坐在了地上,脸上惨白如纸,“你要干什么?”

   “琅华郡主苦心追查莫家究竟是什么目的,莫家何处招惹了琅华郡主,竟让琅华郡主下了狠手要让莫家置于死地?”

   莫清清大着胆子看向了宋婧,一脸的质问。

   宋婧忍不住笑了笑,“莫姑娘,可是你们母女亲自找上门的,倘若今儿没有这些作证,我只是个小官人家的女子,今儿我又该是什么下场,被逼做妾还是上吊自尽,来给你大哥赔罪?”

   莫清清忽然哑口无言,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宋婧说的没错,倘若没有这些罪证,莫家绝不会轻易放过宋婧,莫正良早就看中了宋婧,一定会想法设法的将宋婧弄回府上折磨,这种事情莫清清见了太多,那些女子没一个有好下场。

   莫清清紧咬着唇低着头,“证据在琅华郡主手上,自然是琅华郡主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宋婧又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难道莫姑娘不清楚吗,这里,是京都城!”

   莫清清这几日没少听说这句话,听的多了便左耳进右耳出,并未当回事,可如今,莫清清却是第一次理解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京都城是天子脚下,聚集了王孙贵胄,莫家不过是个商贾,纵然是元和长公主的亲戚,但上次闹出了昭慬郡主的事,已经让元和长公主对莫家有了芥蒂,今儿元和长公主一定是得到了消息,才会避而不见的。

   再说天子脚下不计其数的贵族,元和长公主的身份并不出彩,是莫家高估了自己,一时被京都城的繁华迷了眼。

   莫清清紧咬着唇,心里越发的恼怒莫正良,说来说去也全都是因为莫正良才引起的这些破事,难怪被人教训,多少次莫清清心里恶毒的想着,莫正良若是被打死了该多好啊。

   若被打死了,将来也就不会牵连自己了,莫清清陷入了沉思,但很快看了眼宋婧。

   “琅华郡主教训大哥也没有错,不如咱们各退一步,大哥也被琅华郡主打的只剩下半条性命了,气也该出了,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告诫我大哥小心谨慎绝不再打搅琅华郡主,就算见了也是绕道而行,可好?”

   莫夫人不悦的看了眼莫清清,想着莫正良一顿打白挨了,心里更不是滋味,“这件事捅出去了,琅华郡主的名声可就……。”

   莫夫人恶狠狠的威胁着宋婧,忽然有了底气,她就不信宋婧敢将这些罪证交给官府。

   大夫人被莫夫人那一副不要脸的模样气的不轻,只是想了想,终究还是宋婧的名声比较重要。

   “婧姐儿……”大夫人忍不住开口,生怕宋婧一时糊涂为了教训莫正良搭上了自己的名声。

   宋婧丝毫不以为然,瞥了眼画眉,画眉轻笑,“怕是莫夫人还不知道,那个纵凶伤人的小公子已经投案自首了,京兆尹大人早就去过怡芳阁查个究竟了,判了小公子三个月牢狱,这事已经定案了。”

   正巧莫夫人身旁的丫鬟匆匆跑来,也在莫夫人耳边说起这件事。

   “什么?”莫夫人脸上的笑意僵住了,“凶手明明在这里,怎么会有旁人呢,她才是打人凶手!”

   莫夫人手指着宋婧,忽然有一种有理说不清的感觉,在望城莫夫人为了替莫正良打点,没少花银子,那些想告的人根本就告不赢,只能是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

   今儿还是头一回被体验这种感觉,莫夫人立即回神,“你是买通了京兆尹大人,我才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继续往上告!”

   宋婧嘴角弯起一抹冷笑,“莫夫人真是聪明,莫夫人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拦着你上奏,只不过莫夫人可要想清楚了,要是莫公子被抓进大牢无人申诉,莫夫人又被牵连污蔑当朝郡主的罪名,万一莫公子身子孱弱,在牢狱里受不住,一命呜呼了,岂不是让莫夫人白发人送黑发人?”

   “你!”莫夫人此刻是彻底被宋婧惊住了,浑身忍不住颤抖着,好半天没说出话来,怒瞪着宋婧。

   莫清清的脸色也没强到哪去,似是被宋婧吓到了,再不敢多言,她算是看出来了,宋婧根本就是有恃无恐,早就有了法子对付莫家,偏偏莫家自投死路,主动送上门。

   大夫人则松了口气,对宋婧简直就是刮目相看,三言两语就将莫家母女制服了。

   宋婧挑眉看向了莫清清,“虽然没有涉及莫姑娘的罪证,但是莫家要是被发现这些罪名,充公了所有财产,一家子都定了罪,莫姑娘别说是在京都城挑选一门好的婚事了,就连找个落脚之处也是困难,你们尽管上奏,瞧瞧有没有人相信你们外来之人。”

   宋婧将外来之人咬的十分清晰,听的莫夫人和莫清清一阵恶寒,忽然惊觉京都城的水实在太深了,稍不留意就会被拖入水中淹死,根本毫无防备。

   莫清清紧咬着唇被宋婧的一番话吓的立即不知所措,红了眼眶,许久才逼迫着自己低头服软,只等着有朝一日加倍奉还。

   “求琅华郡主高抬贵手饶了莫家这一次吧,莫家再不敢对琅华郡主不敬了。”

   莫夫人连连点头,哪还敢再嘴硬招惹宋婧,也跟着附和,“是是是,是我们的错,不该听信了妄言误会了琅华郡主,还请琅华郡主大度,饶了莫家吧。”

   宋婧勾唇不语,画眉却冷笑,“可笑,方才也是你们对郡主咄咄逼人,上嘴皮子碰碰下嘴皮子就说原谅,哪有那么简单!”

   莫夫人怔了下看了眼莫清清,莫清清也没摸透宋婧的意思,莫夫人忽然见宋婧手里捧着那只锦盒仔细观摩,莫夫人心都在滴血,深吸口气。

   “只要琅华郡主肯高抬贵手,莫家一定会奉上一份厚礼。”

   宋婧又恢复方才的波澜不惊,一只手捧着丫鬟刚送来的茶水,淡淡道,“一个时辰为限,我就在这里等着了,否则发生什么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莫夫人听这话还多了一口银牙,赶紧让丫鬟扶着身子站起来,硬是挤出一抹微笑,“是。”